2010年Karen对Matt的专访,写在Pixar Story/Animation MasterClass在新加坡举办之际

Matthew Luhn 和 Andrew Gordon 下周要来新加坡举办Pixar 大师班,两天的课程。弥补了4年前北京的遗憾。上次Andrew唱的独角戏。

 

为了应景,我翻出2010年Andrew和Matt在温哥华举办大师班之前,故事版艺术家Karen J Lloyd对Matt的专访。给大家做个参考。

Part 1

 

我们开始之前,关于这次温哥华VanArts举办的大师班,你有什么想要告诉各位的吗?

 

好的,办这些讲座给我带来许多的乐趣。我喜欢启发听众关于故事和实现想法。

 

有些人好奇,“你们怎么能讲那么久的故事而且使人一直兴趣盎然?” 当我教学的时候我做许多勤动手的活儿 。当我给学生课堂作业时我做许多像故事发展和想法拓展的练习。

 

基本上,我会讲为什么我们要讲故事,我们怎样讲故事,怎样为故事创建角色,角色艺术设计和所有这些东西。还有怎样从最初始的想法发展成一部电影。

 

然后我们会转移到开发那个想法,写成剧本。然后是你如何把剧本进行视觉化讲述和故事版。

 

这会是关于“如果你想要做一部片子,这就是你要怎么做”的充实一天。

 

这个讲座也是给那些靠画故事版谋生的人的。或者是给在学院里做故事版的人的。或者即使你不是个故事版画家也没关系,每个人都在不同的形式来使用故事。

 

所以,不论是你想要用故事和角色来创建更好的视频游戏,还是你想要创建更好的有一个背景故事的玩具,有一个好的角色发展,这些是我的课程的适用人群。那些想要创建更好的故事和角色的人。

 

基本上,我分享我的经验,作为动画师、故事版画家、故事艺术家参与了9部PIXAR电影,作为动画师参与了“辛普森一家”动画,还有我在动画行业里的其他经验。

 

 

太棒了。好,让我们从一些背景资料开始吧。你是怎样开始你的动画生涯的还有怎么进的PIXAR?

 

我真的很幸运,有个动画和卡通画迷的老爹,他喜欢Disney的所有作品。他就是个艺术家。可是他没能以动画为职业。他最后打工并接手了位于三藩市的家族玩具店“杰弗瑞的玩具店”,是我们家的产业,很酷吧。

 

我爸爸经营这些店,我爷爷经营这些店,我太爷爷也经营这些店,所以这产业已经有些年头了。而我的计划也是在这些店里工作以外我们家每个人都在里面,好像是“团伙”的一份子似的。

 

就像许多艺术家一样,我从幼儿园就开始对卡通和动画着迷了。到了高中时我就想“我好想要做动画”。我不知道什么工作或怎么做才行,但我就是想要。

 

然后,我通过有个侄子在动画行业的我的艺术教师,知道了加州艺术学院Cal Arts。他建议我,一个16岁的幼稚大男孩,应该去联系加州艺术学院,要一张简介并在里面转转了解一下。

 

我照做了而且自己还算聪明觉得蛮好,我的家离学校只有6个小时的车程,这是我最好的选项了。在1989年的加州,要参加一个动画课程这确实是唯一的选项。现在每所大学都有动画专业了,不过当时可远没那么多。

 

但是我可知道想要进入这所学校是超级难的。所以我的高中的第一和第二年基本上是集中在准备一个好的作品集上了。而且我的艺术老师有一个8毫米摄像机可以拍动画。他借给我两年时间,我才得以拍翻转书,泥塑动画和定格动画等东西。

 

于是当我申请Cal Arts时,我已经有了5分钟不同类型的动画样品。这样我才进入到这所学校。我觉得他们看出了我的雄心勃勃。我是说,我以衬衫和领带在一个人人都染着紫色头发的学校亮相,我从来没在艺术学校呆过,不知道是怎样的。

 

最终,我得以进入该校的一年级,当时正值“谁陷害了兔子罗杰”推出的三年前,而“小美人鱼”在我二年级时推出的,“辛普森一家”动画还在酝酿中。于是所有这些突然动画工业大井喷,他们需要大量的人,我正好在对的地点对的时间。

 

在Cal Arts的头一年,和大家一样,我做了一分钟的学生影片。然后被“辛普森一家”的人看到了,他们问我是否想要一个动画师的工作。而我就想,“嗯,是回学校再呆一年,还是去好莱坞工作画卡通呢?”

 

所以我就没回学校,19岁时,就在“辛普森一家”的制作团队里当了一名动画师。他们叫做“角色Layout”。我去了在Burbank的一个部门,那是我在动画领域里工作的开始。

 

我在那里工作了一年,然后我决定回Cal Arts学校完成第二年的学习是明智的。在我的第二年,我确实专注在动画和写生上了。

 

 

所以我就回去Car Arts再学一年并再做一部影片。这次到了年底我拿到了好几个不同的工作机会。我选了PIXAR的原因是我的整个家族,那个玩具店家族都在海湾地区。

 

当我住在洛杉矶(Burbank)时,我和家庭分离太远了,这对我很重要。而且洛杉矶的气候也和北加州的大不相同。北加州的气候是很多树和平和的海滨漫步,而洛杉矶就有点差还有污染。我就想“呃,我可不想再来了。”

 

所以,PIXAR给我的工作是在“玩具总动员”里当一名动画师。我是最开始的12名动画师中的一员,接受培训来制作这部“疯狂”的将要是史上第一部全电脑动画的电影长片。每个人都觉得“这恐怕行不通吧”。

 

好玩儿的是,当他们雇用我时,没告诉我是做动画师,因为我在CalArts的第二年已经对故事有了热情。所以当我进PIXAR时还以为自己是要当一个故事艺术家呢。

 

很快,上班第一天就知道了,当他们叫我们坐在电脑黑盒子面前说我要用这东西来做动画,我心说“该死的,我这是跑哪儿来了?”

 

接着我就想“我会搞定这东西的。”

 

Part 1 ends

 

 

Part 2

于是我就做了几个小枪兵的镜头,很难做啊。不过好事是我的房间隔壁就是故事部门,里面只有5个故事版艺术家,还有故事部门的头儿,Joe Ranft。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人们真正在一个工作室里画故事版创建故事。在“辛普森一家”里做角色Layout动画师时,我只是得到一个故事版拷贝在你桌上。然后你拿到演员的声音磁带来影响你的表演。但是我从没看见有人坐在那鼓捣故事。

 

甚至在“辛普森”,他们先是有一个剧本,然后故事版艺术家再直接从剧本画出故事版来。

 

但是我在PIXAR看到的不是这样的。没有故事版,就像是一个有卡通的即兴表演秀。基本上,人们想出idea,画出笑点,以此来启发故事顺序。然后这个idea的序列会启发并决定故事的结构是怎样的。

 

只一眼我就完全明白我所见到的,那是“玩具总动员”开篇的一段故事版,Joe Ranft 正在调试它。我就想“我想做这个!”

 

与此同时,当我做动画并学习怎样用电脑做动画的期间,我和动画部门的头儿,Pete Docter 成了好朋友。

 

然后John Lasseter是另一个教我们怎样动画跳跳灯Luxo的人,因为你必须要先做Luxo的跳跃灯测试。John会一步步教你,展示给你怎样做。

 

这时候真的不一样,John开着辆老掉牙的本田,经常睡在公司里。

 

所以我和这些人成了好朋友,不仅仅是工作关系,然后有一天我当面问Joe 并问他,“我真的很想做故事,你能给我任何事情做吗,还有建议?”

 

Joe总是一个很亲切的大叔叔或大哥哥型,总是想帮你忙。所以当我有空的适合,他就开始给我一些小的笑点(包袱)和小的场景序列来试水。我会给他看,他给我意见和想法,帮我解决。当我开始越来越多地与故事坠入爱河时,我对动画的兴趣就没那么大了。

 

然后发生的事情就是,Disney决定这部“疯狂的CG动画电影”。。。谁要看啊?故事又不是童话,又没有音乐剧,也没有“我要**”的歌曲,(经典Disney动画里面必备的元素,译者Victor注)只是CG,所以我们要重新考虑一下这个。

于是我记得被叫到了John的办公室,John说“Matthew我很抱歉,但是我必须让动画师们离开了,因为我们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制作这部影片。”

 

我能感受到John很伤心,这片子可能做不成了。他说他会在四个月内打电话让我们知道进展。我知道可能在动画公司里这种事是挺正常的。

 

然后我移师ILM 工业光魔打了点动画的零工来支付账单。然后我就想:“你知道我真的很想做故事。”我的工作选项就是ILM和PIXAR这两个动画公司,没别的了。

 

不过我开始意识到还有几个小的商业动画工作室诸如Wild Brain还有Colossal Pictures。后来我就开始在这些地方做些Freelance的工作。

 

我进入对他们说我要做故事版和笑料开发。他们以为我已经干了很多年呢,其实我没有。于是我给他们做的头几份freelance工作,他们都没付钱给我,因为他们说我“干砸了”。

 

不过还不错的是,有个导游人挺不错,他说,“让我示范给你我们要找的笑点是怎样的吧。给你看看一个好办法来做这些东西。”

 

我就发现其实和你做即兴发挥很相像。你想出完善点子的方式只是给你自己一点结构,一些限制并让你自己自然生发出来。在当时并且直到如今,我做许多的即兴发挥。

 

大约有两年吧,我给这些工作室做故事的freelance。

 

其实PIXAR在四个月以后有给我打电话叫我回去做动画,我说,我其实很想去故事部门做。于是他们说,好吧,如果故事版那儿有工作了我会通知你的。

 

于是,大约我花了两年时间等到了机会去做Toy Story2的故事版。

 

从做Toy Story2故事版那时起,我就一直在PIXAR做故事艺术家。这工作包括故事版,角色开发和故事开发。我们做一点点写作,一点点绘画和角色设计。

 

通常在一部影片中有5到8位故事艺术家,我们是那群帮着导游和作家创建故事的人。

 

这工作真的很酷。

 

 

做动画师的经历有没有给你更好的准备去成为一名故事艺术家呢?

 

嗯,故事版的过程是“把东西丢掉”这样才能得到好的点子。故事版是消灭的过程,找到最好的和最快的方式来得到“正确的故事”。

 

如果你在动画里把东西丢弃了,说明你在开倒车。如果你做了整场戏的动画然后你丢了,你这是在浪费时间。

 

在故事版中,如果你做了一些东西然后不对,丢了,这是好事。意味着你消灭了不好的版本。

 

在动画中,你必须给角色做出pose来,这和故事版一样。你的确需要懂动画才能做故事,因为你基本上是在做角色的layout posing,还有构图和故事以及所有其他。

 

不过当我做故事版的时候,我不担心特效部门怎么点火或者水还是毛发。但是我的确知道故事版将会是整部影片的蓝图。我也知道我的绘画应该看起来吸引人并且我也想让它们看上去很美,但是我知道它们是要发挥更大的作用的。

 

这和我的绘画是不是在“**的艺术”书中或者博物馆的墙上看上去漂亮没关系。这些故事版绘画不是给一般观众看的。它们只是和弄明白电影要拍成什么样有关。

 

我会说一个故事版业界发生的大事。这影响了故事版艺术家绘画时的思考方式。因为现在“The Art of **”的艺术书太流行了,还有那些DVD里面的花絮。我觉得更多故事版艺术家会想,“我的绘画好看吗?”而不是“故事这部分行的通吗?有娱乐性吗?”

 

 

对你而言,什么是做故事版最好的部分,什么是最糟的?

 

嗯,我最喜欢的是开头的部分。没有脚本,交给你一个想法,要把它变成一个情景并把所有的故事序列从头到尾都捋顺了。

 

我喜欢做笑点。我喜欢思考故事结构。

 

我觉得我不那么有兴趣做的部分是美化绘图。做清稿,还有着色。因为有时候这是不需要的。可视化的叙事才是重要的。你必须确保故事面板可读,你的故事版可读,那才重要。

 

但是当你要把它做得像插画一样,我会想,“呃,这不是故事版,伙计,我们不是要把这个搬到MOMA现代艺术博物馆画廊去呀。”

 

 

你认为故事艺术家需要具备的最重要的三个技能是什么?

 

很有意思你问这个,因为我知道准确答案。

 

第一个是你一定要有好想法。你必须能在会上头脑风暴,能让你的大脑在一个舒服的位置就是往外冒想法。

 

第二个是你的画功。你得能执行你的想法,并进行视觉化交流。

 

最后一个,是你一定要能“和别人合作”。一个重要的事情我看到有人被请走,不是因为他们不是好艺术家或者没有好点子,是因为我们做电影是团队作业,作为一名艺术家,有时候有一种“只想单兵作战”的情节。

 

你必须能告诉你自己,我们在一个团队中做电影,我们分享快乐,这一点你要确保自己不会忘了。

 

这就是我的三点。我一直都在这样告诉我的学生们。

 

 

回到Toy Story的年代,你有预感到公司会有多么成功吗?

 

哦,绝对没有。

 

当我在高中时,我曾经去三藩市参加那些动画节,比如Spike & Mike这样的。他们会展示那些PIXAR做的小动画短片比如“Knick Knack”小雪人,还有“Luxo Jr”跳跳灯。我记得看到这些短片,他们真的很杰出。倒不怎么是因为是CG做的,而是因为故事激发情感而且打动人。

 

当我听说PIXAR的时候,我想,“耶,那是个很酷的地方啊。”我好年轻啊,真的没去想怎么能功成名就。当你21岁的时候你不会去做长远打算的。对我来说主要的事情就是,我要在那里生活。

 

不过,我真的不明白。现在当我在杂志或报纸上看到一些写PIXAR的大文章时我就想,“他们怎么知道我们的?我真不明白。”然后我就想,“每个人都知道我们,这太疯狂了。”

 

我只是感谢好故事现在还被重视,你知道吗?

 

 

通常PIXAR的前期制作过程是怎样的呢?一部影片的故事版阶段一般要多久?

 

嗯,这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因为我见过有的影片一年完成故事而有的花三年。

 

在这个工作室有点古怪,我是说,他们想要快点搞定故事。而我们就是那种完美主义者,如果故事不行就继续磨直到我们的时间用光光为止。

 

不过我会说,大多数影片故事版阶段会持续一年半到两年。

 

 

在制作影片中你通常一天是怎么过的呢?

 

嗯,我的时间是早九晚六。对一场戏而言,大约有3到4页长,我回花大约一个半星期搞定,这算是比较快的。

所以我会做一个相当粗糙的版本来呈现给导演,看看他们是否喜欢。从那开始导演可以看见故事一点点变得丰满,他们会说,“好吧,这个是,那个不是我要的”然后我得到更清晰的方向。

 

然后我回去再花一两天弄得整洁些然后送去剪辑。

 

但是影片的第一部分是头脑风暴。然后才是真正的故事版理清故事序列等等。

 

 

Part 2 ends

 

 

Part 3

 

你思考一场戏有没有自己的流程?

 

害怕。

 

不过我已经好多了。当我拿到脚本时,我更多是让它沉下去一点点。就好像思考一样。真的是80%的思考和20%的绘画。我不想坐在那儿希望我的无心涂鸦会变成一场戏。

 

最近我喜欢做的是,从那场戏中我先开始想那些“关键时刻”。我有点把它们想成“珠子”版,我从那场戏的这些镜头和时刻开始做小图,我知道我要串到那里去。

 

有时候我发现当我要是从故事一开始就一直往下做,我开始浪费时间了,做了那些A再做那些B,都钻到细节里去了。因为我知道当我到了结尾我会说,“嗷, 我在开头做完的每件事,现在我改主意了”,然后我不得不回去改。

 

所有如果我只是先记下那些关键时刻,我就好像是用穿珠子的杆穿上那些大的珠子,然后我就可以把那些小的中间时刻把它们都串联起来。

 

 

你最喜欢做的一场戏是什么样的?

 

可能是喜剧和有个性的桥段吧。那也是我通常拿到的类型。我会拿到“点子男生搞笑解决麻烦”的桥段。

 

我曾告诉自己要多样化,现在已经好多了,所以我会多拿些动作戏。但是心里面还是喜欢搞笑戏,他们也知道这个。

 

 

你对那些立志于做动画长片故事艺术家的人最好的建议是什么?

 

我会说,如果你很年轻还在上高中,我知道你很有热情,想直接跳进故事,不过你要记得基本的人物写生,绘画功底,那些艺术课程真的很有帮助。

 

即使一开始感觉很枯燥,后面你会获得回报的。尽你所能学着画,并把这些头脑中的画面转换到纸面上。

 

我还会建议做即兴发挥,这对开发点子很有帮助。学着带着限制来创造想法。

 

我要说的另一点是,故事版你做得越多越容易。要进步,最容易的就是去网上找免费的脚本,打印那么几页电影脚本,画出故事版来。

 

不要拷贝已经在电影里做过的。做你自己的版本。你会从中学到很多。

 

看电影,定格镜头并把它们画在纸上。听取讲评,那些镜头为何DP决定要那样做,那也会有帮助。

 

而且,最大的事情就是,要和其他的艺术家在一个环境里工作,尤其是和那些比你更有经验的。你会从他们那学到很多。

 

这就是为何你去大学或学院的上艺术班时,有一个经验丰富的故事版老师是很棒的,因为你要学到很多。

 

 

在你申请大工作室之前应该做哪些准备?是否应该从电视开始,然后升级到电影级别?或者,你觉得是否可以直接上电影级?

 

嗯,我见过有人从学校里直接被拽进电影级制作的,即使是最近几年。

 

但是我觉得每个工作室都有其制作电影的不同特色。在当年Disney那些经典电影的同时代,还有华纳兄弟。他们做轻慢的,冒犯人的卡通,跟幸福童话般的Disney风格形成鲜明对比。

 

当你申请工作室的职位时,不同的工作室可能更喜欢你叙事风格,有些人可能直接进去了,因为他们就是喜欢你做故事或绘画的方式,在其他地方你不一定适合他们的风格。

 

我的经验是,先去商业动画工作室比较容易,而后再逐步转移到电影公司。有那些小一点的工作室的工作经验是有益处的。

 

 

教育方面呢?你觉得重要吗?

 

喔,当然了。

 

我觉得这是绕不开的,有些学校是一些工作室的“御用”院校。所以就好像你为学院打棒球,当棒球队选秀时,他们会去特定的学校。

 

动画工作室也是这样滴。

 

幸运的是,现在有更多院校的动画专业可供工作室筛选。但是你要在能让他们看得到你的作品的地方。就像我妈说的,“机会不会落到你面前。”

 

你必须把自己放在那儿。

 

 

 

基于对方是多年经验还是在校学生你会怎样给不同的建议?

 

如果你年轻,要进学校学习,专注于画功,上那些你可以做学生影片的课并且给人看。

 

对于那些年长一些的,我觉得是一个展示样片的问题,清楚地证明你知道怎样做故事版。

 

我不想说“Portfolio”作品集,因为任何东西可以入作品集。但是如果你申请故事版的工作,你只给看故事版,角色设计和笑点开发的东西。

 

这是很多人申请工作时犯的大错误。他们展示所有技能。只要展示你要得到工作的那部分就好,别让人看糊涂了。

 

 

作为观众,哪部PIXAR的片子是你一直以来最喜欢的?

 

那应该算Toy Story玩具总动员。

 

玩具总动员是那个让我“激灵”的片子。那就是好电影所具有的特征。当我忘记自己是坐在电影院里的时刻是,Woody的火柴被风吹灭了,然后他意识到Buzz的头盔可以聚光。。。那就是我的“激灵”时刻。

 

我就这样,“好耶,他们肯定火,这情节太棒了!”即使我知道故事情节,在剧场里看的时候我也会“哇哦,这真行得通!影片真是太棒了!”

 

我看电影时不是总能获得那样的感觉,它可以甩开PIXAR所有影片。即使你现在看它,有些CG技术已经有点太过时了,玩具总动员还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很感人的故事。

 

 

哪一部PIXAR短片你最喜欢呢?

 

我会说我真的很喜欢Presto。真的非常好玩,就好像邦尼兔卡通片一样。

 

不过让我感到开心的市Boundin’s 跳跳羊。我觉得部分原因是我和该片的导演兼声优兼设计是铁杆朋友。(Matt谈的是Bud Lucky,40年前就做芝麻街卡通的动画元老,Victor译注)不过这是个很贴心的“生活会好起来的”类型片。

 

那两个是我最喜欢的。

 

 

 

最后,你最喜欢参与制作的PIXAR的影片是哪部呢?

 

我觉得是Toy Story2玩具总动员二。因为那是我第一次作为故事版艺术家参与的影片。我体会到制作故事的好处和坏处,这工作真的不容易。

 

我当时还在想“这能行得通吗?”

 

等我做过了几部影片之后,我就这样“噢,这样能行得通,因为一直都行得通。这样会OK的。”但是当影片是你的“处女航”时,你总是很紧张,“噢,糟糕!大家看能成吗?”

 

但是你慢慢学着信任这个流程。

 

我们会按照我们一直以来做的步骤来创造故事。如果我们那样做,我们会成功的。信任流程,也意味着好点子总会回来。

 

你想出好点子,你细细推敲,画出镜头。别着急,好点子会回来的。

 

那是我第一次跟Joe Ranft一起做故事,他办公室就在我隔壁。当你与人一起做影片就和每个人都成了朋友。

 

Joe和我在一起共事许多许多小时。(Joe Ranft是Disney和Pixar两个公司故事部门的泰斗,2005年不幸在一场车祸中丧生。)

 

我记得我们一起做故事序列,他当时在做Woody做了个恶梦,Andy说,“我不想和你一起玩了”然后Woody就下落下落穿过所有的扑克牌掉落到垃圾桶里。我就站在那里看他做故事版,完全使用用削尖的铅笔和彩色铅笔。(这段故事版在Toy Story 1-2的花絮里有收录,Victor译注)

 

我当时在做“邪恶的Dr. Porkchop”的那段。当Andy说“再多五分钟”然后他们玩了一会儿。

 

我们都有做些没台词的桥段,我们要从中创造笑料。所以我创造了整段的Evil Dr. Porkchop还有疯狂猴子,这些桥段跟巨大的太空猪还有所有其他的东西一起最终都放到Toy Story3中。

 

参与制作那部电影的感觉真是太棒了。

 

 

非常谢谢你Matthew,我们很感谢你花时间跟我们分享这些。

 

原文地址:

Part 1 is here: http://karenjlloyd.com/blog/2010/09/19/pixar-matthew-luhn-1/

Part 2 is here: http://karenjlloyd.com/blog/2010/09/27/pixar-matthew-luhn-2/

Part 3 is here: http://karenjlloyd.com/blog/2010/10/04/pixar-matthew-luhn-3/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